我坐在彼德拉河畔,哭泣(中文版)/ Pasta Blanda (Chinese edition)

我坐在彼德拉河畔,哭泣(中文版)/ Pasta Blanda (Chinese edition)

Regular price
$25.00
Sale price
$25.00
Shipping calculated at checkout.

保罗·柯艾略 Paulo Coelho 著的《我坐在彼德拉河畔,哭泣》是媲美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的小说,诠释什么是爱、如何去爱和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并称为两大爱情史诗,41种文字畅销44国,销量超1000万册,位列黄磊、胡歌等明星的书单。 所有的奇迹,就是我向你走去,你向着我走来。聪明人之所以聪明,是因为他们真正去爱一段充满诗意的美丽传奇,展现出灵性和神性不可思议的伟大力量。

内容提要

    保罗·柯艾略著的《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(精)》是关于爱的经典小说。
    众神只管掷骰子,才不管我们想不想玩这场游戏。他们打算将爱情从笼中释放,结果是好是坏,就看它获释时风向是怎么吹的。
    女孩的心中,感到大风来袭。多年前,她和男孩一起在索里亚小城长大,然而还未等他说出心中的话,他就去了远方。
    当他们再次相逢在彼德拉河畔,千百次,她想握住他的手,却又临阵退缩。她爱他,却不知如何启齿。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女孩在彼德拉河畔开始哭泣。

媒体推荐

    这是一本关于爱的书,既有人间的爱,也有超验的爱,柯艾略如此动人地传达了爱的精神。
    ——书单网

作者简介

    保罗·柯艾略(Paulo Coelho),1947年出生于巴西里约热内卢,被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当代作家之一。
    柯艾略以博大悲悯的心胸、奇绝独特的视角、清澈如水的文字,将哲学沉思、宗教奇迹、童话寓言融为一体。从1987年的《朝圣》开始,18部作品被陆续翻译成81种语言,在超过170个国家和地区出版发行。总销量已超过2.2亿册,荣获国际大奖无数。由于其作品的深远影响力,2002年,当选为巴西文学院院士;2007年,被联合国任命为和平大使。
    2009年,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,成为迄今出版语种最多的图书。他也成为在社交媒体上拥有最多粉丝的作家。

目录

爱就是导引
我坐在彼德拉河畔,哭泣
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四日,星期六
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五日,星期日
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六日,星期一
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七日,星期二
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八日,星期三
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九日,星期四
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日,星期五
尾声

前言

    爱就是导引
    保罗·柯艾略
    一位西班牙传教士在某个小岛上遇到了三位阿兹特克僧侣。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做祷告?”传教士问。
    “我们只有一句祷文,”一位僧侣回答,“我们说,‘神啊,您是三位,我们也是三位。请悲怜我们吧。’”
    “很美的祷词,”传教士说,“但恐怕不易让上帝注意到。我可以教你们一个更好的祈祷方式。”
    于是,这位传教士将天主教的祷告仪式教给三位僧侣,而后便离开了,继续到各地传播福音。几年后,在回西班牙的途中,他的船又停泊在这个小岛。在甲板上,传教士看到那三位僧侣站在岸边,便挥手向他们打招呼。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三人竞踏着水面向他走来。
    “神甫,神甫!”接近船身时,其中一人喊道,“再教一遍那个可以让神听到的祈祷方法吧,我们已经忘记该怎么做了。”
    “那不重要。”看到眼前的奇迹后,传教士回答,并立即请求上帝的宽恕,因为之前他竟不能领会,上帝能说各种语言。
    这个故事的寓意,正是本书想表达的。我们极少意识到自己身处一个非凡的世界。奇迹就在我们身旁,上帝的指引随处都在,天使也总在恳请我们聆听他们的话语。然而我们却以为,只有通过某些特定的法则或仪式,才能找到上帝,以致对神的无所不在毫无察觉。我们并不知道,只要我们敞开心扉,上帝就会步入其间。
    传统的宗教仪式自有其重要之处,让我们得以与他人分享赞美与祈祷的性灵经验。但我们不该遗忘,至高的性灵经验无非得自爱的实践。只要心中有爱,仪式与法则便不再是绝对重要的。有些人试图掌控自身的情感,为自己制订出某些行为准则,也有人借助阅读人际关系专家的书,来为自己提供指导,然而,这些都是不智的。倾听自己心底的声音吧,你的心才是主宰,它明白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。
    我们都曾有过这样的经验,某些时候,我们会流泪叹惋:“我正在为一份不值得的爱而受苦。”我们感到愁苦,是因为自以为付出的远比得到的要多;我们感到愁苦,是因为我们的爱正逐渐不为对方察觉;我们感到愁苦,是因为我们无法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。
    然而,其实我们并没有理由感到愁苦,因为只要去爱,我们的心中就会埋下一颗成长的种子;爱得越多,我们就越接近性灵经验。只有那些真正去爱,灵魂因爱而绽放出光热的人,才能克服一切限制与成见,开怀地去歌唱、欢笑、赞美;也只有他们能婆娑起舞,经历使徒保罗所说的“圣洁的疯狂”的体验。他们体验了极致的喜悦,因为有爱的人能够克服一切,丝毫不害怕失去;真爱是一种完全的放下,完全的顺服。
    本书所谈的,正是这种“放下”的重要。派拉和她的男友都是虚构的人物,却代表了我们每个人在寻找真爱的过程中,经历的种种冲突与折磨。终究,我们要克服心中的恐惧,因为只有经由每日爱的实践,才能真正进入精神的最高境界。
    托马斯·默顿曾说,性灵生活的本质就是爱。仅仅做慈善事业或为他人提供保护,并不见得是爱,如果只把人当作施恩的对象,以此获得慷慨明智的自许,那根本算不上是爱。爱是与另一个人心灵相通,并通过那个人,找到神的光辉。
    但愿派拉在彼德拉河畔的咏叹,能够引领我们走向这种天人合一的境界。

 

精彩页(或试读片断)

    我们停下车,打算去喝杯咖啡。
    “是的,生活教给了我们许多事。”
    我试着继续我们的谈话。
    “它让我懂得了,人们可以学习,人们可以改变。”他回答,“尽管有时候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可能。”
    显然,他想结束这个话题。在抵达路边这家咖啡馆前,我们已经开了两个小时的车,其间却难得说上几句话。
    一开始,我试着回忆我们俩小时候的冒险,可他只是礼貌性地回应。事实上,他根本就没有好好听我说话,不时问些我已经告诉过他的事。
    事情有点不太对劲。难道时间和距离使他永远走出了我的世界?毕竟,他老是在说什么“神奇时刻”,我寻思着,他有什么必要来关注一个老朋友的前途与事业呢?他活在另一个宇宙,对他而言,索里亚只是一个遥远的回忆,一个冻结在时间里的小城。在那儿,儿时的玩伴仍然是小孩模样,老邻居仍然活着,经年累月做着同样的事。
    我开始后悔跟他走这一遭。当他再一次转移话题时,我决定不再把谈话坚持下去了。
    到达毕尔巴鄂前的最后两小时车程真是一种折磨。他只顾盯着路,而我看着窗外,两个人都无法掩饰自身的坏情绪。租来的车内偏偏连收音机也没有,我们只能尽力忍受这难堪的静默。
    “咱们问问公交车站在哪里吧。”车子转下高速公路时,我立刻提议道,“这儿应该有班车去萨拉戈萨。”
    当时正是午休时间,街上没什么人。我们遇到一位男士,又遇到几个少年,但他并没有停下车去询问。“你知道车站在哪里吗?”过了一会儿,我忍不住问。
    “什么在哪里?”
    他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去。
    忽然间,我明白了我们之间的静默是怎么回事。对一个没见过世界之大的女人,他能谈些什么?和一个对未来充满恐惧,只想找份安稳工作、拥有平凡婚姻的女人坐在一起,他能有什么兴致呢?可悲如我,能谈的不过是童年老友和那座小城的陈年旧事。
    看起来像是到达市中心时,我说:“你让我在这里下车好了。”我试着让声音听起来很自然,心里却感到自己真是愚蠢、幼稚,并为此深深恼怒。他没有停车。
    “我得搭公交车回萨拉戈萨。”我坚持说。
    “我从没来过这里,”他回答,“不知道我的酒店在哪儿,也不知道演讲地点在哪儿,当然更不知道车站在哪里。”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自己会找到的。”
    他放慢车速,但还是没有停下来。
    “我真希望……”他欲言又止,接着又试了一次,可仍然无法完整地说出他的想法。
    我能想象出他要说的话:谢谢我一路的陪伴,替他问候老朋友。或许,这样可以缓解我们之间的紧张和尴尬。
    “我真希望今晚的演讲,你能陪我一起去。”他终于说。
    我心里一惊。他是不是想多争取些时间,补偿这一路上难堪的静默?
    “我真的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。”他又说了一遍。
    或许我是个没经历过什么大事的乡下女孩,没有都市女子的成熟智慧。在乡下成长也许无法让一个女人变得优雅或洞悉世事,但仍然可以让她学会如何倾听心底的声音,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我的直觉告诉我,他的话是认真的。(P27-29)